方邦股份带病华丽转身

来源: 京达财经

19/07/05

折戟创业板,时隔一年,广州方邦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方邦股份”)攻下科创板。公司拟融资金额为10.58亿元,保荐机构为华泰联合证券。

是侥幸?还是所存伤病依旧?

创业板IPO被否转身拿下科创板?

其实,方邦股份筹划上市工作已经很长时间。

根据公开资料,早在2016年6月,方邦股份就报送了申请在创业板IPO的招股书;2017年10月更新预披露;2018年4月份,方邦股份的首发申请被发审委否决。

而时隔一年后,方邦股份转战科创板,还在今年1月引入了黄埔斐君、嘉兴永彦两家投资机构,并将保荐结构由中信证券更换为华泰联合证券。

方邦股份公司Logo.jpg

据方邦股份2018年4月上会时发行审核结果公告披露显示,发审委提出的最重要问题就是要求方邦股份结合产品单价、单位成本变动、市场竞争形势、同行业公司情况,说明毛利率大幅上升的原因及合理性;对比同行业可比公司,并结合市场竞争形势,说明发行人毛利率远高于可比公司的原因及合理性;说明高毛利是否具有可持续性。

而到了科创板招股书中,2016-2018年,方邦股份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72.11%、73.17%和71.67%,依然维持在远高于同行业的水平上,申请创业板IPO审核被否决的关键老问题依然还在。

对于这个痼疾,方邦股份却给出了“在同行业中无可比公司”的药方。

有意思的是,在此前的创业板招股书中,沪电股份、兴森科技、超华科技、天津普林、超声电子、方正科技、依顿电子7家上市公司均被作为方邦股份的同行业可比公司进行对比。

由此来看,作为一家创业板上市被否的“弃儿”,公司重新申请在科创板上市的勇气难道是梁静茹给的吗?又是否与新近引入的黄埔斐君、嘉兴永彦两家投资机构有关?

此外,还值得关注的是,公司原股东刘军,在公司申报科创板上市前夕将所持股权转让予黄埔斐君、嘉兴永彦两家投资机构,原因何在呢?

科创板.jpg

曾涉专利诉讼 研发能力存疑

方邦股份冲刺创业板被否时,还有另一个被证监会发审委和上交所均关注到的问题——方邦股份的专利纠纷情况。

据招股书披露,电磁屏蔽膜产品的首创公司为日本拓自达。

2000年,拓自达首先开发出电磁屏蔽膜,在翻盖手机/滑盖手机上批量应用;2007年,智能手机开始大规模应用电磁屏蔽膜。

2012年,方邦股份成功开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电磁屏蔽膜产品。

然而,在2017年1月6日,拓自达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诉称方邦股份侵犯其“印刷布线板用屏蔽膜以及印刷布线板”(专利号为 200880101719.7)发明专利,要求方邦股份停止侵害,并要求索赔共计人民币2050万元。

后续拓自达的索赔金额增加到了9272万元。但最终经过一审、二审及再次申请重审后,2018年最高法院最终驳回了拓自达的诉讼请求。

专利诉讼.jpg

再看看公司的研发投入方面,据招股书披露,2016-2018年,公司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843.7万元、1943.97万元和2165.78万元;研发费用在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9.69%、8.59%和7.88%。

方邦股份在报告期内的研发费用支出金额增长并不明显,且在营收中的占比逐年下降。

以2018年的研发费用为例,若剔除职工薪酬同比增长的三百万元,其研发费用支出其实还是下降的。

2018年研发费用情况.jpg

与此同时,方邦股份自2014年之后再无发明专利申请,不知这是否意味着方邦股份的研发能力存在瓶颈?

采购数据一团乱麻

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方邦股份向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合计为2543.27万元,占同年采购总额的比重为54.98%。由此计算当年的采购总额仅为4625.81万元。

同年,方邦股份现金流量表中的“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科目支出金额则高达5812.59万元,相比同年采购总额多出了约1200万元,且当年公司的应付账款科目余额并未出现明显减少。

不知上述数据是否符合正常的会计核算逻辑?多达上千万元的采购款支出实际又流向哪里了呢?


·格菲科创板研究院·

声明:本站所有来自第三方的信息均系发言者个人见解,所有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图文来源尚未可知,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发表评论

发布
按热度 | 按时间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新消息

    只显示72小时内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