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弃购”的安博通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来源: 凤凰网

19/09/04

9月2日晚间,科创板第二例网下弃购案现身。

  具体而言,昨日安博通发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发行结果公告。然而,不幸的是,公告显示,该公司网下发行出现了弃购现象,即投资者北京睿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放弃认购4324股,弃购金额达24.59万元。其中,涉及两个配售对象,赛智稳健私募基金和赛智稳健三期私募基金,两基金分别获配2162股,应分别缴款12.36万元,但实际缴款额均为0元。

配售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科创板为数不多的第二例弃购现象,而此前市场有观点指出,银河证券弃购天准科技或是与其高市盈率有关。而这一次令人好奇的是,睿策投资弃购安博通,又是被什么吓跑了呢?

  弃购金额高达24.59万元

  据公开资料显示,从新三板转战创业板又改道科创板的安博通,主营业务为网络安全核心软件产品的研究、开发、销售以及相关技术服务,是一家网络安全行业网络安全系统平台与安全服务提供商。

  今年8月19日,该公司在科创板注册生效,随后于8月28日正式开始进行网上网下申购。据上市公告披露,此次发行价格为56.88元/股,共发行1279.5万股新股。其中,本次网下有效申购数量为52.343亿股,获配数量总共为729.275万股,配售比例为0.14%。

  然而,根据安博通8月30日公布的网下初步配售结果显示,睿策投资这三只产品均获配,获配股数均为2162股,获配金额均为12.30万元,佣金金额为614.87元,应缴款总额为12.36万元。但其中两只基金在获得初步配售后却未及时缴款,共放弃认购4324股,弃购金额达24.59万元。

  令人疑惑的是,截止目前科创板25只新股上市首日平均涨幅皆逾155%,这明明是捡钱的机会,为什么还有私募基金弃购安博通呢?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弃购的睿策投资是北京知名的私募基金,其始创人为知名的行为金融学教授黄明。黄明是斯坦福大学金融学博士、康奈尔大学物理学博士、北大物理系理学学士,于2010年成立了睿策投资。

  2018年4月,睿策投资宣布将旗下60亿规模的产品全部清盘,此举一度震惊市场。对此,睿策投资表示,清盘是因为公司主要为主动管理型投资,现要全面转型做量化对冲策略投资,所以要将产品清盘。如今这一弃购举动,同样也在外界引起热议,而这一次的举动会不会也是策略需要,目前还尚未有消息传出。

  不过,有意思的是,还有知情人透露,这或许是与上一次银河证券弃购的原因如出一辙,其表示,“可能是交易员操作失误了吧,现在打新的收益很不错,没理由放弃,交易员可能要追责了。”

  但显然,不管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之失,这一次的弃购举动终究会给这家公司带来一些不好的影响——睿策投资或将面临被拉入“黑名单”六个月的处罚。

  安博通曾于上市发行公告中指出,有效报价网下投资者须参与网下申购,未参与申购或者获得初步配售的网下投资者未及时足额缴纳新股认购资金及相应新股配售经纪佣金的,将被视为违约并应承担违约责任,保荐机构将违约情况报中国证券业协会备案。

  而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的《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网下投资者管理细则》(下称《管理细则》),网下投资者参与科创板首发股票网下报价后,不得存在获配后未按时足额缴付认购资金及经纪佣金的行为。网下投资者或其管理的配售对象一个自然年度内出现这一情形一次的,协会将出现上述违规情形的配售对象列入首发股票配售对象限制名单六个月。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安博通除了遭遇网下投资者弃购之外,网上投资者也出现弃购现象。据公告显示,网上投资者放弃认购共6851股,放弃认购金额为38.97万元。而网上投资者若出现弃购情形,也会有相应处罚措施:

  “连续12个月内累计出现3次中签后未足额缴款的情形时,自中国结算上海分公司收到弃购申报的次日起6个月内不得参与新股、存托凭证、可转换公司债券、可交换公司债券的申购。”

  那么,令人好奇的是,安博通这次申购不仅网上,还是网下均出现了投资者弃购的现象,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另有原因呢?

  “疑点尚存”的安博通

  事实上,深究下来安博通的招股说明书以及过往的历史来看,这家公司似乎还尚有不少疑点等待解开。

  一方面,近年来,该公司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低于净利润。据招股书显示,近年来该公司业绩增长明显,从2016到2018年,该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6亿元、1.51亿元、1.95亿元,净利润995.60万元、3604.75万元和6154.96万元。

主要财务指标

资料来源:安博通公告

  不过,令人疑惑的是,安博通业绩快速增长的状态与该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却并不匹配。据公告显示,2016到2018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仅为192.89万元、1934.21万元、1803.20万元,与净利润的差额分别为-3120.24万元、-2564.54万元和-4496.64万元。

  另一方面,安博通的应收账款占应收比重超过60%,远远高于行业水平。据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和净额快速增长,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6494.79万元、9885.64万元、13939.49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1.08%、65.57%、71.36%;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6471.75万元、9690.95万元、13468.39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0.86%、64.28%、68.95%。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即便与同行相比,公司应收账款净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也属于较高水平。据相关数据显示,公司同行启明星辰(002439)2016-2018年的应收账款数据分别为48.02%、53.57%、61.86%,迪普科技(300768)为20.44%、13.93%、11.10%,而行业平均水平也仅为34.07%、34.54%和36.79%,因此安博通的数据相对于同行来说,未免高出了太多。

  对此,该公司还在招股书中提示风险称,未来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将会随着公司经营规模的扩大而增加,若应收账款不能如期收回或主要债务人的财务状况发生恶化,公司存在应收账款坏账损失增大的风险,将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而除了披露出来的财务数据令人担忧之外,安博通与主要客户中网志腾和主要供应商福州创实其中的“关系”也值得深思。

  据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公司向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总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3.25%、61.59%和65.05%,其中,客户中的中网志腾和新华三的销售更是占去营业收入的四成甚至更多。比如,向中网志腾的销售额分别为2383.69万元、2968.69万元、3921.73万元;占比分别为22.42%,占比19.69%,占比20.08%。

  而翻开这两家公司背后的一些关系图可知,安博通这一大客户和其管理层的渊源不简单。

  根据安博通招股书中所披露的实控人、董事长钟竹的简历显示,2007年2月至2011年8月,钟竹历任戴尔(中国)有限公司高级系统顾问、经理。与此同时,中网志腾其实一直与戴尔之间关系甚密。而据公开资料显示,北京中网志腾数码科技(300079)是DELL服务器渠道领域,全国分销戴尔Dell服务器、Dell存储及其选件。

  此外,据招股书披露,中网志腾是一家集计算机领域销售、维修、服务于一体的高科技公司,主要以系统集成为核心,是IBM、DELL、CISCO、HP、华为公司的合作伙伴。但是,招股书中却表示,中网志腾“经营规模数据无法公开取得”,而实际上该客户和安博通从2015年开始就已经建立了合作关系。

  而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安博通的前五大供应商之一的福州创实与该公司的关系也并非表面那么简单。

  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福州创实都是嵌入式安全网关相关产品的前五大供应商,而且占比相当大。从2016年到2019年上半年,福州创实在采购额分别占比为19.99%、46.07%、88.6%和86.95%。

  可令人疑惑的是,就是这么一家在安全网关采购中占比极重的公司,在2019年8月1日之前的经营范围中,却没有网络与信息安全软件开发、计算机零部件和外围设备制造等项目。据资料显示,福州创实是在2019年8月1日刚刚进行了经营范围变更,新增加了网络与信息安全软件开发、计算机整机制造、计算机零部件制造、计算机外围设备制造、工业控制计算机及系统制造、计算机和辅助设备修理等。

  因此,综合以上种种疑点来看,安博通此次被弃购,究竟是无心之失,还是有意为之,那就说不定了。


·格菲科创板研究院·

声明:本站所有来自第三方的信息均系发言者个人见解,所有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图文来源尚未可知,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发表评论

发布
按热度 | 按时间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新消息

    只显示72小时内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