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资讯详情

装备智能制造下游开始不景气,谁能走科创板穿越周期?

08/01 19:22 用户:扎古君 来源:东方财富网

近几年,汽车、新能源电池市场发展的比较火热,收益比较客观,由此使得生产设备需求旺盛,在很大程度上带动了中国智能制造装备行业的向前迈进。

在A股市场上,涌现了像大族激光、先导智能这样业绩爆炸、股价暴涨的明星公司。

但是说任何设备生产商都有周期存在。历经数年的上升阶段后,消费数码、汽车行业在2018年率先掉头。下游客户销量降低的结果,就是减少了固定资产的投资,这些对于设备生厂商们的影响非常大。

2017年依靠苹果公司的一些大额订单实现业绩暴涨的大族激光,转而到2018年业绩开始降温。到2019年上半年,公司利润更是缩水高达60%,目前股价相比2018年最高价已经下降到2018年的一半左右。

科创板第一批上市公司及申报公司中,有非常多的与大族激光所处产业链位置、下游用户、增长逻辑类似以及产品都类似的智能制造装备公司。

伴随着下游景气度大幅度下滑,显然要开始关注这些企业的表现。自然,参与者和投资者本身处在这些行业和产业链当中时都很难独善其身。相比之下,更应该关心的是在行业整体下调周期中,那些企业能够借助科创板的力量,全力抵抗风险,全面应对各种问题,不被市场所淘汰,甚至可以穿越行业的下行周期,渡过难关便是下一个春天。

一、终端客户开始疲软,警惕下一个事件再次发生

得益于良好的外部环境和自身产品质量以及性能给力,现在科创板智能制造装备企业近三年度经营业绩十分漂亮,营收基本都已翻番。

相关企业财务数据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网

因为产品定制化程度高,设备构成复杂,技术含量较高,所以智能制造装备企业综合毛利率普遍较好。

六家科创板公司中,最高是华兴源创,毛利率高达55.38%,最低的是瀚川智能,最低也有35.61%。

2017、2018企业毛利率数据对比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网

但是,正因为定制化程度很高,设备构成复杂,就会对装备制造企业的场地、时间、人力、资金的占用量都较大。因为多数没有上市的智能制造装备企业,能够服务的行业和企业数量都相对都是有限的。

科创板的智能制造装备企业,服务的客户和行业集中度非常高,并且前面五大客户占销售收入比重一般都超过60%以上,存在很大的大客户过于集中的风险。

相关企业主要客户详情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网

能够称得上是巨头的供应商,那么这些企业还是有比较鲜明不可代替的核心技术,但是仅仅依靠某个大客户的大订单实现业绩高速增长,这样的增长趋势不会很持久,同时还带着很强的周期性,高增长很难持续。A股明星公司大族激光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当下,在消费电子、汽车领域处于下行周期的情况下,上游设备厂商日子也出现了变化。

由于智能制造装备行业的生产周期长,且需要为客户高度定制,企业在接收订单之后,都需要收取客户一定比例的预付金额,以减少资金流转的压力。

当下游行业景气,对相关的设备需求旺盛时,智能制造装备企业供不应求,就处于卖方市场,就可以获得更加有利的的预付款和回款条件,出现应收账款周转率上升,预收账款周转率下降等特点;但是当下游行业景气度下降,智能制造装备企业(特别对于申请上市的公司)就不得不放松信用政策,以确保业绩的增长,应收账款周转率的下降,预收账款周转率的上升。

经研究发现,终端客户主要为消费数码和汽车电子的企业,近二年度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和预收账款周转率情况都不太好。

虽然这些企业2018年度业绩还在增长当中,但是业绩增长的重要因素主要还是依赖更宽松的信用政策,更低的预付款比例和更长的账期。

华兴源创的主要客户是苹果公司,2018年度它的应收账款率相比2017年下降了高达50%以上,信用政策大幅度向宽调整。

与竞争对手精测电子以及其他智能制造装备企业不同的是,华兴源创2018年底的客户的预收账款余额只有34.73万元,相比同行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收取这么低的预付款就干活,这在高度定制化的智能制造装备行业,不得不说是非常冒险。

收入主要来自苹果公司的博众精工,虽然体量较大,但其预收账款周转率和应收账款周转率相比其他企业都不出众,这也可以看出博众精工的信用政策相比同行较为宽松,对客户的议价能力一般。

瀚川智能的收入主要来自于汽车电子和消费电子的,虽然2018年收入增长78.81%,但应收帐款周转率下滑近20%,预收账款周转率则上升44%。这样的业绩增长,与放宽信用政策紧密相关。

下游景气度还不错的锂电池设备生产商们,经营方面相对于往年相差不大。产品主要供应于新能源电池行业的利元亨、杭可科技,不仅可以收取客户较大的预付资金,同时应收账款周转率也能相对的保持稳定。它们的业绩增长逻辑、产品,还有客户群体,也和上市公司先导智能相似。

2018、2017相关企业财务数据详情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网

放宽信用政策,对于智能制造装备来说,将会提高资金方面的压力。因为很多智能制造装备是为客户高端定制,产品设计难度和组成以及原材料采购等方面,所需要的资金,设计的难度等都是不容小觑的问题。而交付用户到最终验收也需要时间,这就导致从供应商交货,到客户验收并实现销售回款的周期较长。

比如杭可科技,其营业周期甚至达到493天,这样的营业周期都可以堪比工程和造船行业。如此长的营业周期,本身就会造成较为严重的流动资金占用,如果再放宽信用政策,流动资金压力会更大。

相关公司财务数据对比详情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网

这对于产品高度定制化的企业们来说,更是加大了风险。在大族激光的前车之鉴下,我们显然要开始警惕下一个“大族激光”了。

当然,身处行业下行周期,谁都很难独善其身,这一点众所周知。

相比之下,投资者和参与者更应该关心的是,这些身处消费数码和汽车产业链的企业能否借助科创板加强自身的竞争力,进而消除种种问题。毕竟身处智能制造设备中游的它们,日子过得并不能算舒坦。

二、身处纺锤形的产业链中游,可否走科创板路子摆脱“两头受气”的窘境

智能制造装备是集多种技术于一体的装备,具有高度自动化、集成化、信息化特征,优点很明显,能够减少生产过程对人力劳动的依赖,并且显著提高生产精度、生产质量和生产效率。

细分来看,智能制造装备的产业链包括:

1.上游为关键零部件行业;

2.中游自动化智能制造设备和智能制造生产线行业;

3.下游终端用户包括了汽车、电子、金属、塑料、食品、日化、制药、印刷、包装等国民经济的诸多领域。

在智能装备制造领域,我国与老牌制造业强国的差距,主要出现在上游行业的核心技术积累上,如伺服电机、精密减速机、机器人控制器、传感器等。在中游,我国头部企业与世界巨头的差距并不会相差很多,并且能够跻身苹果、三星、LG、宁德时代等国际巨头们的供应商,从事核心零部件生产,需要很强的原始创新能力和技术积累,因此集中度和进入门槛相对较高。

目前处在该行业的公司,主要为老牌制造业强国的少数企业,例如从事工业传感器的基恩士(日本),从事RV减速机的纳斯博斯克(日本),倍福(德国)等。虽然产业链上游智能制造装备关键零部件,产品单价基本在数百至数千元之间,相比中游,并不算高,市场也没那么大。但一方面行业集中度高,且应用面广泛,客户相对分散,因此零部件厂商对下游议价能力强,经营方面较好。

处在中游的智能制造装备厂家,其技术门槛相对大头企业比较低,且投资回报更快,可以直接大量利用上游最先进的技术,进行系统集成。加上中国制造业巨大的装备需求以及政府发展高端制造业的政策执行到位,近年来中国涌现出了大量的智能装备制造企业。这也是科创板申报企业中,该类企业数量众多的主要原因。

如何让不同厂家的硬件之间、软件与硬件之间实现兼容、并且稳定运行处最大的效能,这本身是一项非常艰巨的工作。与数控机床这种通用设备不同,大多数智能制造装备,要根据客户场地和生产工艺定制。在客户厂房的修建、或技术改造设计阶段,智能制造装备企业就要开始介入,甚至影响和主导客户厂房设计方案,涉及多个专业领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

智能制造装备产业链的下游用户,包括汽车、电子、金属、塑料、日化、食品、船舶、航空航天、纺织等国民经济的许多轻重工业。但因为汽车、消费电子行业年来较为景气,对智能设备的采购积极性强,是拉动智能制造装备行业规模增长的最主要客户。由于汽车和消费电子也是集中度很高、资金、技术、人力都非常密集的行业,经过几十年持续洗牌,其行业集中度也非常之高。细看智能制造装备产业链,你会发现它其实是一个中间多,两头少“纺锤形”的结构。即中游的智能制造装备企业数量多,上下游企业集中。

身处纺锤形的产业链中游的智能制造装备企业,非常容易处于一种两头都妥的尴尬境界。上游核心零部件行业由于集中度高,处于比较强势地位;下游终端客户也由于数量少,找他卖货的智能制造装备企业多,选择余地很大,其相对智能制造装备企业之间就处在“买方市场”的地位。

要想提高对上下游的议价能力,智能装备制造企业有两种发展路径,归根结底就是一个“钱”字,这就必须靠上市筹足资金才能实现。一方面是做大自己的规模和产值,提高市场占有率,发展更加多元的行业应用和客户,让上游核心零部件商对自己形成“客户依赖”。

另一方面是加大研发投入,自主掌握核心零部件技术,或者直接收购核心零部件厂家,依靠较高的自产率来压低成本和产品价格,提高企业的竞争力。申报科创板的博众精工,就将工业机器人、直线电机等核心零部件的研发和攻关写入了IPO募集资金用途中。科创板成立的初衷之一就是让具备核心技术的企业,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茁壮成长。平台已经构建完成,剩下的路还得看企业具体表现。

声明:本站所有来自第三方的信息均系发言者个人见解,所有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图文来源尚未可知,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最新消息

    只显示72小时内的消息